登錄 / 注冊 / / English
中國農藥協會
loading...

行業信息

  當前位置:中國農藥工業網 >> 行業信息 >> 行業觀察

農化企業布局新能源新材料賽道--試看明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
責任編輯:左彬彬 來源:中國化工報 日期:2023-04-05

 

  近日,部分上市公司發布2022年年報。再結合其他相關企業消息可知,國內農化行業正春潮涌動。興發集團、新安股份、福華化學等相關領域領軍企業手筆頻出,在繼續深耕傳統業務的同時,更依托各自在資源、技術和產業鏈方面的優勢,不約而同在精細化工領域矢志突破,成為各個賽道上的生力軍。

  風雨相交,洪波巨浪接天起;旌旗所向,萬馬千軍動地來。

  農化巨頭旗指新賽道

  3月21日,興發集團發布2022年年報。根據年報,興發集團正布局鋰電新材料業務,計劃建設磷酸鐵、磷酸鐵鋰項目。報告期內,湖北興友30萬噸/年磷酸鐵一期及湖北友興30萬噸/年磷酸鐵鋰一期、湖北磷氟鋰業10萬噸/年磷酸二氫鋰等項目建設取得進展;興福電子4萬噸/年電子級硫酸、1萬噸/年電子級雙氧水先后投運,湖北瑞佳5萬噸/年光伏膠和湖北興瑞3萬噸/年液體膠、興福電子3萬噸/年電子級磷酸等電子化學品項目建設也正穩步推進。隨著項目相繼投產,其新能源新材料產業布局逐步打開,新的利潤增長點正在形成。

  無獨有偶,2022年10月10日,江山股份公告,其與貴州省甕安縣人民政府、甕福集團簽署合作意向書,共同投資建設以磷化工為基礎的循環一體化產業鏈項目。該項目總投資暫估220億元,擬建在甕安經濟開發區精細化工園,占地面積約6000畝。業界認為,江山股份此舉意在布局新能源新材料,進一步增強公司的核心競爭力。

  而作為國內草甘膦和有機硅單體生產巨頭,新安股份今年1月3日發布公告,擬通過全資子公司浙江啟源收購金燦科技55%股權,交易價格約1.93億元,加快新能源賽道戰略布局,拓展負極材料的應用研發及產業化能力。實際上,新安股份2022年已明確戰略發展方向:加快推進光伏原材料、電解液原材料、硅碳負極材料等產品的產業化,在光伏、動力電池、儲能、新能源汽車等諸多領域面向全產業鏈打造具有新安特色的整體解決方案,打造新的增長極。

  磷化工行業巨頭貴州磷化集團也將目光投向新能源材料領域。2021年12月31日,貴州磷化與寧德時代、貴州金控、貴州黔晟組建貴州磷化新能源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以此作為新能源材料產業投資平臺。項目方面,福泉4萬噸/年磷酸鐵項目去年5月20日成功試車并產出合格產品;去年10月8日,貴州磷化開磷公司位于開陽的40萬噸/年濕法凈化磷酸(PPA)項目試車成功并產出合格產品。今年3月,貴州磷化新能源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息烽3萬噸/年磷酸鐵裝置高標準通過72小時性能考核,一次檢驗合格率96%以上。

  草甘膦龍頭企業福華通達化學股份公司也“筆落驚風雨”。根據相關新聞報道,福華化學正著力打造新材料一體化產業園。該產業園占地2000畝,計劃投資220億元,擬新建30萬噸/年液態六氟磷酸鋰及配套項目、20萬噸/年電池電解液項目、利用草甘膦聯產物磷酸氫二鈉生產10萬噸/年磷酸鐵項目、磷礦伴生螢石礦資源綜合利用生產2.5萬噸/年聚偏氟乙烯(PVDF)項目,以及高端磷系阻燃劑項目、電子化學品項目等共計六大類21個子項目,力爭打造成為全球一流的新能源、新材料研發及生產基地。上述項目涉及電池正極材料、電子化學品、高端磷系阻燃劑等多個新能源和新材料領域,產品廣泛應用于新能源汽車、半導體芯片、航空航天材料等。

  其他農化企業如芭田股份、利民股份、永太科技、史丹利、云天化、新洋豐等也紛紛發力,殺入精細化工的各個賽道。所涉細分領域各有側重,所覆技術產品各有千秋,所賴競爭優勢各有不同,但終究是“同道中人”,新賽道的競爭在所難免。僅以PPA為例,就有貴州磷化、川恒股份、云天化、湖北興發、湖北三寧、湖北宜化、中化涪陵、川金諾、中阿化肥、新洋豐、龍蟒集團等多家農化企業計劃投建項目。根據這些企業的規劃,到2025年全國PPA產能有望達到648萬噸/年,而2022年這個數字為245萬噸/年。

  山雨欲來風滿樓。

  時代潮流匯成大藍海

  如此布局恢弘、籌謀縝密的大手筆,自非企業一時心血來潮。分析前述農化企業發力新賽道的原因和邏輯,不外乎宏觀微觀兩條。

  宏觀而言,即是時代的要求。新時代的到來,意味著企業發展必然轉向高質量發展--產品向高端化轉移、產業鏈條向高端化延伸、發展戰略向高端化邁進。

  這里出現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為什么農化行業要打造新增長極?

  是行業沒落了嗎?非也!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農化產品“中國制造”已然聞名全球,農化行業的發展是中國精細化工在全球奮力爭先、步步攀升的縮影。特別是近年來,全球農化行業進行了大規模并購重組。例如,央企并購國際農化巨頭先正達,開辟了中國農化行業跨越式發展路徑,推動中國農化行業更快進入全球農化第一梯隊;加之受益于上下游一條龍配套的產業優勢,中國農藥行業享受到了全球農藥產能轉移大趨勢帶來的紅利。

  2022年,雖然面臨著國內疫情管控形勢的波折和全球經濟環境的動蕩,國內很多農化企業依然在產能建設和產業鏈延伸方面進行了積極探索,并取得了有益成效,進一步鞏固了全球農化“中國制造”的產業鏈優勢。雖然這一年全球經濟動蕩下行、增速放緩,但農化行業卻成為為數不多的增長行業,近期更被相關調研機構列為2022年活得最滋潤的十大行業之一。

  然而,居安思危,行業格局已基本穩定的農化行業,再走向規模要效益的路子絕非良策。農化領域的巨頭正集中于追求建立在環保和“雙碳”目標基礎上的以質量求效益、向科技要效益。在這種形勢下,要想繼續保持高速發展,農化巨頭們應把在農化領域成功建立的制造優勢、整合資源優勢發揮到其他領域,或在農業轉基因作物的長期研究上取得突破,向種業擴張;或利用精細化工的制造優勢降維打擊,突入新能源與新材料等精細化工的其他領域;抑或向下游擴張,成為全球農民的朋友,突入B2C的植物保護領域。如今,行業巨頭們已經用行動給出了回答。

  第二個問題是:為什么很多巨頭企業選擇了新能源新材料領域?

  黨的二十大報告將國家安全置于顯要位置,明確提出“國家安全是民族復興的根基”“以新安全格局保障新發展格局”“確保糧食、能源資源、重要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民生大計,馬虎不得,14億人的糧食與能源“飯碗”必須牢牢捧在自己手里。

  對農化行業企業而言,在繼續為糧食安全保駕護航的同時,投身保障能源安全和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是一條顯而易見的明路。在“雙碳”背景下,新能源新材料領域勢必是一片遼闊至極、一望無際的藍海。傳統能源產業的上限,不過是未來新能源產業的下限。新能源新材料領域是定位高端的戰略新興領域,這毋庸置疑,亦不必贅述。

  就微觀層面而言,農化行業企業將產業鏈向新能源新材料領域延伸,可充分發揮其自身獨特的優勢,如資源優勢、技術優勢、產業鏈優勢等,從而在新賽道贏在起跑線,增強產品線盈利能力。利民股份、豐山集團、福華化學公司進入鋰離子電池行業,江山股份收購南通聯膦化工有限公司進入磷酸系列水處理劑領域,都是典型案例。

  以福華化學為例,在擬進入的六氟磷酸鋰領域,該公司有明顯的資源優勢。其本身就處于中國磷礦富區--四川樂山。相關報道顯示,福華化學自身還擁有儲量規模較大的磷礦、鹽礦和螢石礦等資源。這就意味著,福華化學要生產六氟磷酸鋰,可能除了鋰之外,其他主要原材料都可自備,有些原材料本身可能就是其自身產業鏈里的中間產品。所以,這種產業鏈完整的農化巨頭進入新賽道后,更具有抗周期波動的優勢。

  再以新安股份為例,該公司是國內為數不多的同時生產草甘膦和有機硅并形成協同效應的企業之一,可運用草甘膦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副產物氯甲烷,進行有機硅生產;凇傲谆、硅基”兩大產業基礎與優勢持續延伸拓展,新安集團能夠充分發揮其產業鏈優勢,圍繞新能源應用場景打造具有自身特色的材料整體解決方案。圍繞有機硅單體合成,新安股份搭建了從硅礦冶煉、硅粉加工、單體合成、下游制品加工的完整產業鏈,形成硅橡膠、硅油、硅樹脂、硅烷偶聯劑四大系列產品,從而可與光伏下游企業合作。2021年,該公司與樂山協鑫新能源共同投資建設首期20萬噸/年工業硅粉加工項目,滿足下游顆粒硅項目的原料需求,加速進入下游光伏應用領域。

  他山之玉啟引未來路

  讓我們把目光放諸國際。

  眾所周知,中國農化市場與國際市場早已深度融合、相互依存,討論中國農化行業發展必須具備全球視野。因為中國農化行業企業的很多單品產能與產量巨大,僅以此論,已經達到了世界級。但世界級的國外巨頭往往不單純是農化企業,而是全球性的綜合化工體,如巴斯夫公司、拜耳公司及其子公司孟山都,以及杜邦公司等。

  他山之玉可資借鑒,巴斯夫的發展路徑或可解釋今天農化巨頭的開拓之舉。

  1865年4月6日,巴斯夫在德國萊茵河對面的路德維希港成立,從合成染料起家,經過數十年發展,成為“染料之王”。進入20世紀,由于專利過期、競爭加劇、新產品開發難度加大,染料行業的高增長不再,巴斯夫選擇進軍合成氨領域,于1913年成功開發出以氫和氮高壓下生產合成氨的工藝,并在奧堡建成第一套合成氨裝置。合成氨工業由此成為驅動巴斯夫持續發展的第二個重要產品板塊。

  在150年的發展歷程中,巴斯夫經歷了染料時代、合成氨時代、法本工業聯合時代、石化多元化、新興市場等多個發展階段,逐漸成長為首屈一指的全球化工巨頭。隨著規;彤a業鏈的延伸,巴斯夫的產品也從單一染料產品,逐漸擴大到化學品、材料、工業解決方案、表面技術、營養與護理、農業解決方案等六大領域。根據巴斯夫近日發布的2022年財務數據,其2022年實現銷售額873億歐元,與1988年217億歐元的營收相比,增長了3倍多。

  巴斯夫如此,拜耳、杜邦等企業的發展也若合符節,從單品冠軍成長為綜合類化學品巨頭企業,將成功的經驗不斷用于開辟新賽道是關鍵一步。如今,中國農化行業企業正處于一個動能轉換更迭的新時代,也面臨一個機遇與挑戰并存的新未來。

  技術創新與管理先進是巴斯夫從單品生產企業到綜合化工體嬗變的基本要素。今天的中國農化企業,面臨的競爭是全球性的,要向世界巨頭學習,在技術創新、工藝創新上創造新內容,也要學習其在精細化管理方面的理念、技術與經驗。

  相比于其他行業,國內精細化工領域的龍頭企業是最有可能成為世界化工巨頭的一批“種子選手”,但轉型的風險也顯而易見,市場開拓、技術創新、人才儲備、管理提升及資本助力都不可或缺。

  域中逐鹿各有“殺手锏”

  目前,新能源新材料領域競爭態勢日漸明晰,烽火一觸即燃。然而,就新入場的農化企業而言,依據其各自規劃,發力領域不盡相同。

  例如,鋰離子電池的巨大市場需求推動企業對磷酸鐵材料加速布局,而PPA作為穩定高效的原材料,也引來資本紛紛加碼。有業內人士預測,PPA在2023年將迎來產能釋放。據百川盈孚統計,2023年PPA新增產能為111.2萬噸/年,其中興發集團10萬噸/年、湖北宜化16.2萬噸/年、洋豐楚元25萬噸/年、湖北大峪口5萬噸/年、川恒股份10萬噸/年、大地云天10萬噸/年、新都化工35萬噸/年。

  而在正負極材料、電解液、隔膜等領域,均不乏農化企業的身影。在正極材料方面,近年來,磷酸鐵鋰得到市場認可和廣泛應用,它具有原料豐富、價格相比其他材料較低廉、環境友好、循環性能優異和高安全性等優勢。具有磷礦資源的企業布局“左磷右鐵”模式似乎已經成為潮流。在電解液方面,六氟磷酸鋰在鋰離子電池電解質中也占有絕對的市場優勢。云天化、新洋豐、福華化學、云圖控股等紛紛發力。

  域中逐鹿,農化巨頭各有“殺手锏”。我們以幾家企業為例試做分析。

  魯北企業集團將其新能源、新材料規劃巧妙融入其久負盛名的循環產業鏈條。根據規劃,未來魯北企業集團不僅生產磷酸鐵鋰正極材料,還將涉足三元正極材料、鈦酸鋰負極材料,形成獨具魯北特色的高端功能化學品產業鏈。

  高端功能化學品產業鏈是以碳酸鋰和磷酸鐵鋰項目為核心的“硫、磷、鈣、鋰、鈦”循環經濟產業鏈條延伸的重要組成部分。具體而言,就是發揮魯北企業集團擁有完善的能源保障體系等優勢,利用山東魯北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磷酸和鈦白粉時副產的固廢硫酸亞鐵為原料生產磷酸鐵,利用魯北化工生產的硫酸和外購鋰精礦生產碳酸鋰,再通過磷酸鐵和碳酸鋰制備磷酸鐵鋰正極材料。同時,利用自產硫酸、電池級碳酸鋰與外購鎳鈷錳礦為原料生產三元正極材料,以金海鈦業公司副產的鈦液和集團下屬的金海灣鋰業公司生產的碳酸鋰制造鈦酸鋰負極材料,再將碳酸鋰、磷酸鐵鋰、三元正極材料等產生的尾渣固廢用于生產水泥。

  興發集團以技術創新驅動產業鏈再拉長、產品再升級,以材料底層技術創新推動磷化學工業由原料型向材料型發展。2022年,興發集團牽頭組建了重大創新平臺湖北三峽實驗室,持續深化產學研用合作,面向“卡脖子”難題和世界科技前沿,加快開展黑磷、有機硅、磷石膏污染防治等領域關鍵技術攻關,取得了一系列成績。

  依托技術創新,興發集團在全國首創電礦化一體發展模式,將磷化工行業競爭由產品時代推進到產業鏈時代。其產品附加值增加百倍以上,興發集團也成為國內磷化工產品門類全、品種多的龍頭企業。去年,其“礦電磷一體化”“磷硅鹽協同”產業鏈優勢得到較為充分發揮,僅上半年就實現利潤44.31億元,超過“十三五”時期的總和。

  福華化學選擇進軍新能源新材料領域,有望在當地豐富的磷、鹽、氟、硅資源的加持下,形成新的鹽磷化工循環產業鏈。相關公開信息顯示,福華化學全年化學品生產能力已達約282萬噸/年,燒堿產能50萬噸/年,位居西南第一;被認定為“單項冠軍產品”的草甘膦產品產能15.3萬噸/年,位居全球前三。據了解,上述產能都以單體規模全球靠前、資源循環綜合利用、產業鏈條較長著稱。

  除上述企業之外,其他農化巨頭企業多有獨特優勢和發展計劃。如云天化與浙江華友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簽訂《關于磷酸鐵、磷酸鐵鋰項目合作意向協議》,構建更加完備和更具競爭力的產業生態鏈,推動50萬噸/年磷酸鐵項目和50萬噸/年磷酸鐵鋰項目的建設和運營,成為行業內企業間產業鏈協同的有益探索。川發龍蟒也在積極推進多個新能源材料項目,累計規劃投資建設50萬噸/年磷酸鐵、40萬噸/年磷酸鐵鋰及配套產品項目,并積極布局上游優勢礦產資源。鉀肥企業中,擁有鹽湖資源的企業也憑借新能源汽車行業的增長勢能獲得業績提升,藏格礦業二級子公司藏格鋰業營業收入及利潤大幅上升。

  統計數據顯示,近兩年,國內投建的鋰電項目超過600個,累計投資超1萬億元,2025年產能規劃已超600萬噸/年。在“雙碳”背景下,新能源新材料產業已迎來黃金發展期。綜觀國內農化企業的諸般布局,方向基本一致,路徑各有不同。但一般認為,能夠立足自身固有資源和技術、產業鏈優勢,通過產業鏈延伸切入賽道的,前景看好。當然,也有一些非化工企業空說概念,資金無法到位,甚至還存在技術門檻,如此貿然進入而勉強為之,也勢必面臨較大的成本壓力和種種不可控風險。須知藍海雖大,既能載舟,亦能覆舟。

  需要再次指出的是,雖然農化企業各有“殺手锏”,但也須警惕行業發展之路上的“回馬槍”。尤其安全環保監管壓力不斷加重,綠色低碳要求日益嚴苛。然而,縱看工業發展史,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梢灶A見,新能源新材料領域是掘金之海、未來之海,更是希望之海。

  中國農化企業護航國家糧食安全的功勛猶在,今天,他們又在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新征程中再展旗旌。確保兩個“安全”,勢在必行、志在必得,農化企業責任重大,使命光榮。但百舸爭流,不進則退,只有勇于創新、勇于嘗試,更勇于學習和接受現代理念、現代管理,才有望在新能源新材料這片藍海上行穩致遠。他們中的佼佼者,才有機會到達更遠的彼岸,成為中國的“巴斯夫”、中國的“拜耳”。

  企業成長如百花待放,還要國人多予寬容,時加鼓勵;然其進一步發展又似千帆競渡,終須自身再賈余勇,一決高低--

  試看明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

相關信息
失禁潮痉挛潮喷av在线无码|狠狠人妻久久久久久综合|欧洲精品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 一道本不卡无码色狗 国产寡妇偷人在线观看 亚洲无码高清视频 一千部辣妞范18禁国产 最新亚洲中文字幕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82019 a4yy无码国产 青青久久伊人狼友网站 国产剧情演绎系列丝袜高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