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 / English
中國農藥協會
loading...

行業信息

  當前位置:中國農藥工業網 >> 行業信息 >> 市場行情

基因編輯育種:下一個熱點? 我國如何借鑒歐美巨頭實現種業振興?
責任編輯:左彬彬 來源:果殼硬科技 日期:2023-04-17

 

此時此刻,地球上生活著多少人?Population clock會告訴你,全球人口已經突破80億。其中,有7.02億~8.28億人處于饑餓狀態[1]。2055~2058年,全球人口將突破100億,到那時,吃飯仍將是個大難題。


面對如此龐大的人口規模,如何做到″碗里有糧,心中不慌″?主糧作物不可或缺,比如全球種植面積和產量最高的作物--玉米。不過,按目前的氣候變化趨勢,到21世紀末,氣候變化導致適于玉米生長的面積縮小,平均產量將下降6%到24%[2]。因此,必須以新技術改良玉米品種,方能在不斷暖化的未來,滿足人類。


基因編輯是可能是本世紀最有希望的育種技術之一,雖然應用時間不到10年,但近年來已引起各國政府、科研機構與資本的高度關注。在本文中,我們一起來看看這項新技術的優缺點,各國如何監管,對迫切需要振興種業,保證糧食安全的中國而言,有哪些經驗可借鑒,又有哪些亟待解決的問題。


自2021年起,″種業振興″呼聲漸高,進入2023年,″種業振興″接連獲中央一號文件、農業農村部一號文件與″兩會″期間政府工作報告點名[3] [4] [5],成為熱門議題,文件中″加快玉米大豆生物育種產業化步伐″的基調,也為產業和資本所關注。不過,從產量、技術角度來看,中國玉米品種研發與種植,明顯存在″大而不強″的問題。


大而不強的中國玉米


玉米是當今全球種植面積*、總產量最高的農作物。中國是玉米種植與生產大國。從2000年起,中國玉米種植面積就逐漸超過小麥、水稻,成為全國種植面積*的農作物。2021/2022年全球玉米產量達11.6億噸[6],美國產量最高,達到3.83億噸,中國為全球第二,達到2.77億噸[6] [7]。


中國也是玉米進口大國。2022年,中國花費超71億美元,從海外購買了2062萬噸玉米[8],其中,*大進口來源地是美國,達到1610萬噸/52.6億美元[9],巴西則以116.5萬噸的總量緊隨其后[10]。天量進口背后,是國內居高不下的需求與緩慢增長的單產。中美玉米單產差距有多大?下圖為全球五大玉米生產國的單產量對比情況。


 

15.jpg

2000年-2021年全球玉米產量前五的國家每公頃玉米產量(百克/公頃)對比

黃線代表美國,綠線代表中國

圖源丨聯合國糧農組織(FAOSATA)


為什么中國玉米單產不夠高?氣候、水肥、技術等條件是影響玉米產量的重要因素,而種子更是重中之重,想提高玉米種子質量,就要靠育種行業的技術水平。中國工程院院士,玉米遺傳育種學專家,四川農業大學玉米研究所榮譽所長榮廷昭指出,我國玉米種業的不足之處體現在[11]


  • 種子資源不足,多數靠引進,現有新品種多數是模仿育種或修飾改良,自主原創突破較少;種質資源基礎研究也較少,理論難以指導實踐;

  • 目前育種技術處于向″分子育種3.0″融合階段,基因編輯、人工智能育種等技術還處于研發階段;

  • 產業研發組織模式效率不高,低水平科研分散又重復。


美國、巴西、阿根廷等美洲國家的經驗表明,使用優質種源,如轉基因玉米種子,結合專用植保產品,可明顯提高產量。實際上,中國也曾是最早種植轉基因作物的國家之一(1998年即批準了轉基因棉花的種植),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也一度位居全球第二[12],但2010年以后,國內對轉基因玉米育種技術的政策態度趨于謹慎,中國轉基因玉米的商業化,也因此經歷了″失去的十年″。


近兩年轉基因技術再次得到重視,農業農村部在2022年發布兩批《2022年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批準清單》[13] [14],至此,中國累計有11個轉基因玉米品種獲得生物安全證書。目前,眾多中小育種公司已與轉基因巨頭達成了合作,將自有的骨干自交系導入一些版本的轉基因性狀。


不過,我國轉基因玉米在研發技術、政策管理方面,仍然與國外有不少差距。隨著基因編輯育種技術等興起,國內科研機構與種業公司,轉基因與基因編輯的新機會都不容錯過,尤其基因編輯技術,拉齊了各國起跑時間,對中國來說,前景看好。


基因編輯育種:下一個熱點


2019年,《自然:生物技術》(Nature Biotechnology)雜志發表《養活100億人的莊稼》[15](Breeding crops to feed 10 billion),作者列舉了多個先進育種技術,并對基因編輯技術寄予厚望。


在過去幾年中,基因編輯育種技術不僅是全球實驗室研究的顯學,更是處于大規模商業化前夜,成為多國爭搶的育種技術的新高地。


基因編輯育種,好在哪?


所謂基因編輯育種,是指對農作物的目標基因進行修飾(主要是基因的敲除、品種對應性狀的基因插入、替換等操作),人為創造變異,進而產生新品種的過程。它是繼野生馴化、雜交、轉基因之后,*代表性的4.0育種技術。


基因編輯技術所涉及的基因,主要源于自身不同染色體或不同品種,對于敲除型基因編輯,不會引入(其它物種)外源基因,該法選育出的作物,完全可與自然變異或者人工選育出的品種等同對待;而對插入、替換型基因編輯,則有可能按轉基因技術對待。


基因編輯育種有多種工具可選,包括鋅指核酸酶(zinc-finger nucleases,ZFNs)、轉錄激活物樣效應核酸酶(Transcription activator-like effector nuclease,TALENs)和規律間隔成簇短回文重復序列的相關蛋白系統(Clustered Regulator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CRISPR-associated systems,即CRISPR/Cas)。


其中,ZFNs的缺點是產生高頻突變的能力有限,而TALENs的缺點是難以避免脫靶效應,容易產生有害突變,難以產生理想的突變性狀。而CRISPR/Cas工具則有效避免了二者的缺陷,可高效、精準地編輯基因,因此是目前業界基因編輯育種時最普遍采用的技術。[16]


下表是1930年代以來,玉米育種技術的里程碑事件--


16.jpg

玉米育種的三種技術歷史與細節對比

信源丨參考文獻[16],制表丨果殼硬科技


新技術自然有新優勢:與人工馴化和雜交育種相比,基因編輯技術可實現精準操作,回交耗時短,能大大提高育種效率;與轉基因技術相比,基因編輯的公眾和全球監管的接受程度較高,審批流程較快;與鋅手指等前代基因編輯技術相比,CRISPR/Cas技術操作簡便、效率高、成本低。

17.jpg

使用CRISPR/Cas技術對植物細胞進行基因編輯的一般流程

信源丨參考文獻[17],重繪丨果殼硬科技


人類已經編輯了這些玉米基因


從約1萬年前開始,人類通過馴化大芻草(teosinte),得到了當今廣泛種植的玉米(maize),F代玉米有24億堿基對,約3萬~4萬個基因[16]。通常認為,人工馴化需要至少20代才能改變野生材料表型,但由于人類馴化玉米的漫長歷史中,僅有幾百個基因發生了變化,因此有研究者指出,有了基因編輯技術,即便用大芻草開始″從頭馴化″,工作量也不過編輯不到100個基因,在短期內就能完成人類數千年來馴化的成果。[18]


人類首次使用CRISPR工具對玉米進行基因編輯,始于2014年,由中國農業大學植物生理學與生物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的研究團隊完成。[19]


如今,人們可通過編輯基因,使玉米實現提高產量(通過優化花序結構、提高光合作用、養分吸收效率)、改善品質(營養價值)、增強抗逆性(抗除草劑、耐旱、耐鹽堿、抗倒伏)、制造雄性不育系等特性。到2021年底,科研工作者已經對這些玉米基因進行了編輯--


18.jpg

針對產量進行的基因編輯工作

信源丨參考文獻[20] ,制表丨果殼硬科技


19.jpg

針對品質改良進行的基因編輯工作

信源丨參考文獻[20] ,制表丨果殼硬科技


20.jpg

針對抗逆性進行的基因編輯工作

信源丨參考文獻[20] ,制表丨果殼硬科技


21.jpg

針對雄性不育進行的基因編輯工作

信源丨參考文獻[20] ,制表丨果殼硬科技


22.jpg

針對單倍體進行的基因編輯工作

信源丨參考文獻[20] ,制表丨果殼硬科技


新技術是農業生產發展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因素,過去40年中,全球性種子公司的發展經驗告訴我們,好的技術需要一系列人為因素的配合,才能煥發出活力。


玉米高產背后有種子的加持,而種子背后,則是種子公司在技術、模式與生態的全方位比拼,這也許能為中國種業振興帶來一些啟發。


成功=技術+?


在過去近百年間,歐美種業公司經歷了開放競爭,巨頭并購與整合,取得的發展經驗值得借鑒:


看準時機,快速跟進新技術。1980年6月,美國最高法院在″戴蒙德訴查克拉巴蒂案″[21](Diamond v. Chakrabarty,447 U.S. 303)中,裁定″一項發明是否為生物,與其是否可申請專利無關″。在得到法理保證后,種業公司研發開始提速:1981年,孟山都組建分子生物學研究小組[22];1982年,孟山都完成*植物基因改造工作,并于五年后開始大田實驗;從20世紀80年代后期開始,孟山都陸續剝離與農業無關且增長空間有限的化工業務,主攻作物生產與農業領域。


持續投入重金,支持新品研發。國內種業公司常被詬病″數千家種子公司,研發投入不及一家孟山都″,這話毫不夸張,歐美跨國種業公司的研發投入一般都在銷售額的10%左右,可謂千金一擲:2022年,科迪華總銷售額174.55億美元,研發支出為12.16億美元[23];拜耳作物科學部門(含孟山都業務)總銷售額251.69億歐元,研發支出28.76億歐元,研發人員7700人,一年內發布500個新品種和雜交品種[24]。


注重構建新營收模式。多數國外農業巨頭都將轉基因種子與專用農藥捆綁,形成″除草劑+耐除草劑種子″的″免耕農業″組合模式,″耐除草劑″成為轉基因時代種子必需的性狀,也令科迪華(包括其前身杜邦先鋒/陶氏益農)、孟山都的轉基因種子與農藥業務實現了相互成就。


孟山都還探索了授權模式。一開始,孟山都試圖做″解決方案提供商″,20世紀90年代初,時任孟山都農業部研究副主管的羅伯.弗雷利(Robb Fraley)設想,應該像微軟賣操作系統一樣賣基因,成為農業領域的微軟。因此1992年,孟山都曾以低價把抗蟲基因(Bt)與抗除草劑基因(HT)等優質轉基因性狀,通過″一次性授權″,賣給對手先鋒種業,其中Bt賣了3800萬美元,HT基因則只賣了50萬美元。不過,迫于公司高層對該模式的質疑和壓力,從1993年與岱字棉公司的合作開始,孟山都改變了授權模式:在轉基因與傳統種子的差價中收取抽成費用;1996年又迭代為″基因使用費″(又稱″性狀授權費″),孟山都將種子價格分為兩個部分:種子費用和基因使用費。[25] [26]


在南美的阿根廷、巴西等市場,″基因使用費″為孟山都貢獻了高額利潤[27]。為了保證轉基因種子的市場可持續,孟山都會要求買家簽訂協議,保證不會私自留種,一旦發現,孟山都將提起訴訟,要求按800美元/英畝的標準賠償,為鼓勵農民相互舉報,公司甚至因此公布了一個熱線電話號碼,三年內接到1500多條舉報信息[25]。


縱橫擴張重組。全球種子行業經歷了三次大規模并購潮[28],在*次并購潮期間(1997~2000),杜邦、孟山都、陶氏化學等農化公司主要收購種子公司,諾華農業則與阿斯利康農化合并組建先正達,紛紛實現搭建″種質資源+種子+專用農藥″模式;在第二次并購潮期間(2004~2008),以孟山都為首的農業巨頭通過橫向并購,實現種子品種的多樣性;在第三次并購潮期間(2016~2018),主要以跨國資本大型并購和重組為主,拜耳將孟山都納入囊中(部分業務剝離給巴斯夫),陶氏、杜邦合并后分拆出科迪華。而在最近這次國際農企大變動中,此前一直沉默的中國資本終于進入世界種業:中國化工集團收購先正達。


到2018年,全球種業形成″兩超四強″的格局:第一梯隊:拜耳、科迪華;第二梯隊:先正達、巴斯夫、利馬格蘭、科沃施。[29]


延申至AgTech領域。AgTech可以理解為一切可以使農業增收的現代精準農業,如數字農業(數據分析、人工智能)、新式農機(以無人機撒藥、自動化灌溉無人農業)、科學監測(衛星遙感、無人機監測)等,其特征是更注重數據應用,利用精準農業技術,為優良種子的豐產錦上添花。全球農企在該領域早已展開收購與合作,如孟山都收購了氣候預測公司Climate Corporation、精準播種公司Precision Planting,組建Climate FieldView平臺。


總之,海外種業巨頭的發展,基本遵循″科技為本、金融為用、管理為綱″的路徑。[26]


2018年,美國農業部玉米育種專家愛德華.S.巴克勒(Edward S. Buckler)提出了″育種4.0″概念[30],即:將基因編輯與合成生物學、基因組學、生物信息學、大數據與人工智能等跨學科技術相結合,以智能、高效、定向方式培育出新品種。他指出,基因編輯是育種4.0的最后關鍵技術。


在這個育種4.0時代,中國種業迎來難得的國際化機遇,但同時也面臨不少挑戰。以下,我們從政策、專利、商業模式等方面分析,在基因編輯時代,中國玉米種業的機會。


中國玉米的機會


新技術意味著新機會,目前農業領域的基因編輯技術尚在應用初期,中國政策監管措施制定及時,態度明確;在玉米基因編輯育種領域,中國專利積累較多;商業化方面,橫向和縱向產業合作、整合有望展開。


在″種業振興″愿景下,中國玉米種業面臨政策、產學研與生態發育等多方面的變革機遇。


更積極的政策


前已提及,基因編輯技術培育的種子,完全可與自然變異或者人工選育出的品種等同對待,因此,相比轉基因,我國農業部門出臺的基因編輯監管措施較寬松。


2022年,農業農村部發布《農業用基因編輯植物安全評價指南(試行)》[31]規定:要取得生產應用的安全證書,需要獲得至少3代的遺傳穩定性資料。按南繁育種的效率,一個新品種順利獲得審批,可能只需要1~2年時間,和常規主要作物品種審定試驗時間相當,該效率遠高于轉基因安全證書5年甚至更久的申請周期。[32]


″總體來說是按轉基因流程在進行監管,至于監管的力度是有一定彈性的,不會像轉基因那么嚴格!逯袊r科院深圳基因所研究員、中玉金標記、優食健康科技創始人盧洪對果殼硬科技表示,″執行過程中可能會case by case(一事一議)!


放眼全球,中國監管尺度如何?2022年底,德國學者托爾本.斯本瑞克(Thorben Sprink)等人綜合了全球多個國家的基因編輯監管方案[33],國際獲取農業生物技術應用服務組織(ISAAA,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the Acquisition of Agri-biotech Applications)據此將各國基因編輯監管政策分為兩大類、四小方向[34]。


23.jpg

信源丨參考文獻[33] ,制表丨果殼硬科技


Thorben Sprink指出,目前已發布監管規則的國家(包括中國),多數都屬于″中間路線″(middle ground,即采用方法2、方法3)。作者認為,這些國家之所以走中間路線,是因為它們對基因編輯技術寄予厚望。


不過,CRISPR/Cas9核心專利不在中國,且由于國外多方爭搶專利發明權,導致授權狀況犬牙交錯。


犬牙交錯的核心專利


先來看CRISPR/Cas9的原始專利。


智慧芽數據顯示,到2023年3月底,全球申請的CRISPR專利,已公開的超過1.5萬個,CRISPR/Cas 9的原始專利分布一方是博德研究所(The Broad Institute),另一方是加州大學、維也納大學和Charpentier等機構和個人組成的團隊(簡稱CVC),還有一些專利則零散分布于荷蘭瓦赫寧根大學研究所(Wageningen University and Research in the Netherlands)、韓國Toolgen公司、德國默克公司(系收購MilliporeSigma所得)、法國Cellectis公司、立陶宛維爾紐斯大學、科迪華公司等。[35]


24.jpg

截至2023年3月底,全球機構的CRISPR專利申請情況

數據丨智慧芽,制圖丨果殼硬科技


無論是博德研究所、CVC,還是其它學術/商業機構,都對非營利性學術機構的CRISPR研究開了綠燈,無需專門書面授權,但商業化育種授權模式則相對繁瑣。


首先需要取得博德研究所的授權,該機構的授權模式如下:


25.jpg

博德研究所的專利授權模式

信源丨博德研究所官網,制表丨果殼硬科技


但博德研究所的專利,只能編輯真核生物基因,且非基礎專利,因此還需要獲得通過ERS公司(ERS是CVC的重要專利代理方,該公司的聯合創始人是CRISPR發明人之一埃曼紐爾.夏彭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加州大學等機構,獲得CRISPR基礎專利授權。[36]


MPEG LA和科迪華公司(原陶氏杜邦農業業務),都在嘗試通過專利池或交叉授權,便于″一站式授權″,目前看來,科迪華拿下了博德研究所、Caribo(CVC*授權公司)、ERS(CVC專利代理公司)與維爾紐斯大學的專利,加上手中的原研專利,集合了目前最全農業類基因編輯專利。


對國內多數商業化基因編輯育種公司而言,在研發之前,需要獲得以上機構的基礎授權。在原始專利基礎上,基于CRISPR/Cas玉米基因編輯育種專利全球排行,中國呈霸榜之勢。以下是全球基于CRISPR技術玉米育種專利分布情況:


26.jpg

截至2023年3月底,全球機構的CRISPR玉米育種專利申請情況

數據丨智慧芽,制圖丨果殼硬科技


總之,在使用CRISPR工具進行玉米基因編輯育種領域,中國優勢明顯。不過,由于CRISPR/Cas 9的原始專利仍不在中國手里,為避免潛在的″卡脖子″風險,在保持現有優勢的同時,應注意開發新型基因組編輯工具(如Cas 13,Cas 14a,Cas 12f等)。[37]


要解決真正的問題


歐美種子行業集中度較高,2022年,前五大種子企業市場份額(CR5)合計達到51%,反觀國內,即便有巨頭先正達,中國種子產業CR5也僅11% [38]。然而,中國種子行業集中度低,只是表象,想要實現″種業振興″,我們還需要解決這些問題--


″全村的希望″不一定是頭部公司。行業調研通常認為,中國種子行業集中度不夠高,無法滿足巨大的商業化需求[38];但一線研發人士并不以為然,如鐵嶺旭日創始人賀偉在″南北學苑″撰文指出:國內育種大公司拿到的資源項目多,但管理人員眾多,一線科研人員偏少,領導層變動導致科研缺乏連續性,″沒有擔負起大公司應有的樣子″。[39]目前行業現狀表明,中小型種子公司的求生欲、靈活度令其創新能力反而更勝一籌,研發的新品種更容易賣給大公司;


頭部公司與中小公司的合作深度有待改善。大小公司合作歷史由來已久,不過多數僅止于品種授權交易。盧洪指出,″很多頭部種子公司的確依賴從中小育種單位收購品種,走短平快策略,缺乏長期穩定的in-house R&D(內部研發)!灞R洪認為,″建立一個像國際大公司那樣的研發體系,難度很大! 這提示我們,盡管過去頭部公司與中小公司/機構建立了簡單的品種收購合作關系,但只是簡單的″交易″關系,更成熟的生態,還有待政策鼓勵和培育;


育種政策天花板有待重構。盧洪指出,國內頭部大公司與中小公司的關系,需要協調和統籌:″國家育種機構應該與商業性的公司進行深度合作,發揮各自的優勢,把傳統育種與現代育種科技進行全鏈條的無縫對接,這將是提升我國種業研發能力的有效策略,也是國家一直提倡的產學研融合之路。但需要三方(種業公司、科研機構、政府)進行高度的協調,需要有全球視野和產業經驗的領軍人才進行統籌設計!


行業基礎研發的動力。盡管國內監管在″松動″,但由于知識產權保護力度不足,國營和上市大公司缺乏自主研發新品種的動力,沒有建立強大的研發體系,沒有持續穩定的投入,出于短期業績導向的壓力,大公司更愿從中小公司收購新品種。


″基因編輯技術在10年內無法取代其它育種技術,雜交育種仍然是最快捷最有效的育種方法!暹^新的技術政策或引發產業變革,盧洪認為, ″轉基因和基因編輯技術的放開將會對我國種業帶來一次洗牌的機會,但沖擊波的強度,取決于國家執行《種子法》和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


References:

[1] 聯合國糧農組織官網(FAO):饑餓與糧食不安全 https://www.fao.org/hunger/zh/

[2] Jägermeyr, J., Müller, C., Ruane, A.C. et al. Climate impacts on global agriculture emerge earlier in new generation of climate and crop models. Nat Food 2, 873–885 (2021). https://doi.org/10.1038/s43016-021-00400-y

[3] 國務院官網:2023年中央一號文件公布 提出做好2023年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重點工作 http://www.gov.cn/xinwen/2023-02/13/content_5741361.htm

[4] 農業農村部官網:農業農村部關于落實黨中央國務院2023年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重點工作部署的實施意見 http://www.moa.gov.cn/govpublic/FZJHS/202302/t20230221_6421194.htm

[5] 國務院官網:2023年政府工作報告 http://www.gov.cn/premier/2023-03/14/content_5746704.htm

[6] 美國農業部(USDA)官網:World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https://apps.fas.usda.gov/psdonline/circulars/production.pdf

[7] 國家統計局:中華人民共和國2022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 http://www.stats.gov.cn/sj/zxfb/202302/t20230228_1919011.html

[8] 華商情報網:2022年中國玉米進口數量、進口金額及進口均價統計分析 https://www.huaon.com/channel/tradedata/871682.html

[9] 美國農業部(USDA):Top 10 Exports to China in 2022  https://www.fas.usda.gov/regions/china

[10] 世界農化網:2022年中國從巴西進口116.5萬噸玉米 https://cn.agropages.com/News/NewsDetail---27559.htm

[11] 瞭望:作為我國生產面積*的糧食作物,玉米育種面臨哪些挑戰?http://lw.news.cn/2022-03/01/c_1310493044.htm

[12] 許智宏:我國轉基因生物產業化亟待突破,科學網,2021.3.18 https://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21/3/454717.shtm

[13] 農業農村部:2022 年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生產應用)批準清單(一)https://www.moa.gov.cn/ztzl/zjyqwgz/spxx/202204/P020220429658643014658.pdf

[14] 農業農村部:2022 年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生產應用)批準清單(二) https://www.moa.gov.cn/ztzl/zjyqwgz/spxx/202301/P020230113566699966911.pdf

[15] Hickey, L.T., N. Hafeez, A., Robinson, H. et al. Breeding crops to feed 10 billion. Nat Biotechnol 37, 744–754 (2019). https://doi.org/10.1038/s41587-019-0152-9

[16] Andorf, C., Beavis, W.D., Hufford, M. et al. Technological advances in maize breeding: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Theor Appl Genet 132, 817–849 (2019). https://doi.org/10.1007/s00122-019-03306-3

[17] Yin, K., Gao, C. & Qiu, JL. Progress and prospects in plant genome editing. Nature Plants 3, 17107 (2017). https://doi.org/10.1038/nplants.2017.107

[18] Jie Liu, Alisdair R. Fernie, Jianbing Yan, Th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of Maize Improvement: Domestication, Genomics, and Functional Genomic Routes toward Crop Enhancement, Plant Communications, Volume 1, Issue 1, 2020,100010, ISSN 2590-3462, https://doi.org/10.1016/j.xplc.2019.100010.

[19] Xing, HL., Dong, L., Wang, ZP. et al. A CRISPR/Cas9 toolkit for multiplex genome editing in plants. BMC Plant Biol 14, 327 (2014). https://doi.org/10.1186/s12870-014-0327-y

[20] CRISPR/Cas System: Applications and Prospects for Maize Improvement

Yilin Jiang, Kangtai Sun, and Xueli An. ACS Agricultur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22 2 (2), 174-183. DOI: 10.1021/acsagscitech.1c00253

[21] Justia:Diamond v. Chakrabarty, 447 U.S. 303 (1980) https://supreme.justia.com/cases/federal/us/447/303/

[22] 王鶯看農業:種業行業系列報告四:轉基因時代,全球種業及農化航母孟山都成長路徑復盤 https://mp.weixin.qq.com/s/5SEsEn_ZNHQ0jY82BLRzBA

[23] 科迪華2022年財報 https://investors.corteva.com/static-files/4d249eff-c912-48e8-978f-f49202393ed2

[24] 拜耳2022年財報 https://www.bayer.com/sites/default/files/2023-02/Bayer-Annual-Report-2022.pdf

[25] 反做空中心:合縱連橫:孟山都如何建立轉基因霸權?https://mp.weixin.qq.com/s/W7GfHFzOd64-UazPYcxz9Q

[26] 中金點睛:孟山都:科技為本、金融為用、管理為綱,成就全球種業龍頭 https://mp.weixin.qq.com/s/fEPfBizN5OartHyGZBHzTQ

[27] 國君農業:觀孟山都百年變革,窺國內種企新發展 https://mp.weixin.qq.com/s/N9mI-_F7deKi6HJaKBlc-g

[28] 點石化金:國金化工丨乘轉基因政策之風,國內種業加速整合發展 https://mp.weixin.qq.com/s/adaYcWjTp5CeI113Mkgykw

[29] 華安證券:他山之石,復盤全球種業巨頭成長路徑看種業未來

[30] Wallace, Jason G.; Rodgers-Melnick, Eli; Buckler, Edward S. (2018). On the Road to Breeding 4.0: Unraveling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Boring of Crop Quantitative Genomics. Annual Review of Genetics, 52(1),  doi:10.1146/annurev-genet-120116-024846

[31] 農業農村部:農業用基因編輯植物安全評價指南(試行)https://www.moa.gov.cn/ztzl/zjyqwgz/sbzn/202201/P020220124647592197651.pdf

[32] 杭州墨育:新時代對基因編輯作物商業化的展望與思考(上) https://mp.weixin.qq.com/s/-r9CnH85bv0PyNKJGVI-Dw

[33] Thorben Sprink, Ralf Wilhelm, Frank Hartung, Genome editing around the globe: An update on policies and perceptions, Plant Physiology, Volume 190, Issue 3, November 2022, Pages 1579–1587, https://doi.org/10.1093/plphys/kiac359

[34] ISAAA:Global Trends of Genome Editing Approaches 2023-2-1 https://www.isaaa.org/blog/entry/default.asp?BlogDate=2/1/2023

[35] Allen&Overy:Key players in CRISPR https://www.allenovery.com/en-gb/global/news-and-insights/crispr/key-players-in-crispr

[36] ERS公司授權說明 https://www.labiotech.eu/expert-advice/five-things-crispr-cas9-license/

[37] CRISPR/Cas System: Applications and Prospects for Maize Improvement

Yilin Jiang, Kangtai Sun, and Xueli An, ACS Agricultur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22 2 (2), 174-183  DOI: 10.1021/acsagscitech.1c00253

[38] 民生證券:倉廩實而天下安,種源強則農業興:種子行業深度報告 https://pdf.dfcfw.com/pdf/H3_AP202211131580205880_1.pdf

[39] 南北學苑:外行談國內育種現狀 2021-5-8 https://mp.weixin.qq.com/s/9sr5vU9fUbqmz1nVh0rfRw

相關信息
失禁潮痉挛潮喷av在线无码|狠狠人妻久久久久久综合|欧洲精品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 一道本不卡无码色狗 国产寡妇偷人在线观看 亚洲无码高清视频 一千部辣妞范18禁国产 最新亚洲中文字幕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82019 a4yy无码国产 青青久久伊人狼友网站 国产剧情演绎系列丝袜高跟